在88,我和小兒子到美國旅遊.


   在洛杉磯搭機前往舊金山的機上..頭開始悶痛..接著劇烈痛到眼前發黑.抵達舊金山,朋友看我臉色發白,就在機場幫我刮起沙來 .


   舊金山是個美麗彎延的山城!!


   抵達旅館已是夜間8點多.是間老舊但頗具規模的大旅館.我和兒子分發到4樓的走道最後一間.


   ㄧ進房門.迎面而來的是股陰沉的氣氛.連電燈都似乎亮度不足.


   我因不舒服.也管不了這麼多,先上洗手間.洗手間的門是整面的鏡子,我要推門進去時.喵到自己.臉是綠色猙獰的.我嚇了一跳.心想︰大概是身體不舒服之故。不敢再看第二眼.就進廁所


   洗手台上有一面鏡子.我洗完手,望一下鏡中的自己.臉還是綠色的!!!


   門被輕敲幾下..兒子的聲音:「媽媽!」.我應聲:好了!


  換兒子進廁所.


  坐在床沿.打量恐怖的房間.陰氣逼人.寒到讓我發著抖.


我在考慮:是否要更換房間,可是.我是個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人.再之.也不想驚嚇兒子.


   兒子出來了.他開口說 : 「媽媽.我們可不可以換房間?這房間不對勁!.


   他說我進去了快40分鐘!而且馬桶旁地下一大攤血.半乾半濕!!!他判斷如果是我流的.也不可能那麼快乾.(四周已乾掉.只有中間未乾透).他是因為我在裡面太久.不放心才敲門的!


   沒有呀!我才進去5分鐘耶!!而且不是生理期!


   我們同時拎起行李衝出房間!!!












 


 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英英 的頭像
英英

拜金女的日記

英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